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朱仁江的博客

走过的路,用心去体会,用镜头品味

 
 
 

日志

 
 
关于我

乐观,上进心强,豁达开朗,性格正直,爱交益友,有凝聚能力。缺点是有点急噪。 我是一个热心肠的人,比方我中学同学中有命运不济的人,两次遭遇婚变,身体受到特大伤害,我放下手中事不做.也要救她出困境! 无论我在哪个城市居住时,碰到家境困难而又非常热爱学习的小孩,我都会去鼓励他(她)们,并告诉她们的学习方法.如厦门时认识的8岁男孩(四川籍)何洪剑,又如在武夷山时认识12岁女孩(福建籍)左丽英,长期以来和他(她)们短信联系.并且我还被中学同学推举为同学会会长呢!

网易考拉推荐

【原创】《那山、那水、那人》59  

2017-03-10 13:58:07|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五十九)

 

 一九八五年的夏天艳阳高照。我经常去市里各种各样的信托部、我经常去市里各种各样的货物批发部。坚守自己采购员工作的规章制度。虽然确实比较忙碌与艰辛。我对这一份工作有浓厚兴趣,因此我乐此不疲的跑进跑出。我沉浸在工作、给我带来的满足之感中。在武汉生活久了的人们,都会有一种切身体会。那就是一般人、到了七月至八月底,这个时间段里,说起话来,烦躁不安。就象吃了枪药一样,大家伙脾气都很暴躁,经常是两个人在一起讲着讲着就会暴跳如雷起来。男人们喜欢动手打对方,口中不间断地讲着粗话。女人们话不投机时,就会指着对方的鼻子破口大骂。(现在这种不文明的现象基本消除,可能和生活上的用品基本上都电气化了、是有决定因素的吧。武汉的夏天,现在好过多了。呵呵呵……)

 有一天,我刚刚从武昌区纸张批发部回来。副食店店主任w.m.m.,那个未来l.j.l.的第二任夫人,就对着我不屑一顾地说:“喂,喂,喂,姓zhu的!我看你还能神气几天?”当时我浑身上下大汗淋漓,还没有顾得上去洗手间洗一洗,缓一缓气,更没有去换一换身上、被汗水浸透了的衣裳。听她如此这般的挑衅于我,那委屈燃烧了我的心智。无名火扑簌簌地就窜了上来,气急败坏地指着她那张正在冷笑着的脸说:“什么喂,喂,喂,难道我就叫喂吗?真是没有修养!”她双手叉腰,冷嘲热讽地说:“野人!野人!就是多读了几年书撒!有什么了不起?你一个外来户!你的老公在一冶上班,也不是在设计院工作。父亲吧,又不是亲生的,还整天里得瑟来、得瑟去。”我压根儿就没有得瑟过!我压根儿就没有她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因此我委屈到了极点!跑到洗手间里抱头痛哭一场。后来还是那位徒弟k.k为我打抱不平、挺身而出,站出来替我说了几句公道话:“w.m.m.,你不要狗仗人势随意欺人好不好?我的zhu师傅就是一个只知道拼命工作的人!她怎么知道你心里想的那些龌龊事情呢?我看她就是从来没有得瑟过!”刹那间,w.m.m.身边站满了人。有顾客、有职工、有帮助她说好话的,也有帮助我说好话的。商店门口,一时间象开水煮到了一百度,沸沸腾腾,闹闹哄哄……

  前面讲过的那位l.j.l.,果然来到了这第三产业。充当了第一把手。虽然另外还有一个书记(也姓l.),高高大大的;说起话来很真诚;是个正直不阿的人;他很少管理经营上的事情。

  有一天,刘书记让我们迟开两个小时的大门。然后吩咐两边的店主任、将店员们全部招集到副食店店内招开一个全体职工大会。上早班的、上晚班的、都不能缺席。一种难以言表的紧张感觉,笼罩着我们好多人的内心。

  早上八点正,会议终于开始了。首先是c经理总结了他在这几年中的工作成绩。然后是刘书记向大家伙介绍了即将上任的l.m.m.经理。新官上任三把火!l.j.l.的发言,令人咋舌!他口口声声要把两个商店办得如何如何的红火!他口口声声要把两个商店的营业额搞得如何如何的高出以前若干倍!他口口声声要把两个商店的集体职工的每个月的奖金抓起来!让大家荷包里有钱用!但是他在用人二字上,却恰恰相反,他是任人唯亲,而不是任人为贤。他的这一艘船,船长掌握的方向盘,一开始就犯了忌讳。结果可想而知……

  有了争取政绩的方向。那位l.j.l.就开始要大动干戈、准备实际行动了。一朝天子一朝臣。l.j.l.也是按照老祖宗传下来的规矩、来了一个重新洗牌、大換人头的办法。他依靠的核心骨干是他的二任妻子w.m.m.。w.m.m.比他小十五岁,身材高挑、皮肤白嫩、韵味犹存。除了知识欠缺,其他的条件都远远超过了l.j.l.。l.j.l.他个子矮小,头上也有些聪明透顶的现象。真可谓老夫少妻呀!白皮嫰肉的w.m.m.,一时间趾高气扬,专横跋扈,不可一世。时不时当着大伙儿的面,在l.j.l.面前撒着娇呢!哈哈哈……这可怎么得了?仿佛我们一个一个走进了夫妻店似的前途渺茫。

  干了几年采购员工作的我。突然有人背后指手画脚地骂我逞能:“她以为自己很能干,到处独来独往地去进货,这次人家科室的人说她进的丁字尺不够标准。”说这句话的是w.m.m.的同乡,文具柜柜长l.m.m.(也是职工家属,农村出来的半边户。)我拉着她的手斩钉截铁地说:“我从来就没有错过!你讲话要有证据!”她吓了一大跳,支支吾吾地望着我的一双严肃的眼神说:“是、是、是……”我浑身颤抖,紧接着怒发冲冠,铿锵有力地说:“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l.j.l的指挥棒是完全为妻子服务的了。不到半年的时间,w.m.m.的心腹,全部当上了柜长、店主任、副主任……然后,象我们平时与她结下了梁子的人们,就被踩到了最底层。

  设计院有个冰棒厂,每年只为内部职工做三个月的降温食品。冰棒厂旁边开了一个小小副食分店,原来是居委会的小卖部,设计院有了第三产业(劳动服务公司)后,就把这个小卖部交给了第三产业的经理们管理。为了治理一下我的嚣张气焰!为l.j.l.夫人w.m.m.出口恶气!他们把我一脚踹到了那个阴暗潮湿的小卖部去了!起初,我还傻里傻气的与他们讲道理,为自己鸣冤叫屈!想不明白他们为什么这样整我?后来他们制定营业额的指标时,把我的营业额的指标数量制定得与他们一模一样,分配的货物质量却是相去甚远。我终于明白了:有权能使鬼推磨!我不向任何人低头!

  我独自在那个阴暗潮湿的小小分店干了一年,有奖金时,我不支声,没有奖金时,我照例不支声。老鼠啃坏了我的商品,他们也不给我抱损失率。有句话叫物极必反!他们欺负我!可是天不欺负我!终于有一天,来了好多好多的顾客心疼起我来了有设计院内部职工;有在设计院修路的省建三公司的队长。他们纷纷照顾我的生意!把烟啊,酒啊,节日物资啊,都一一安排在我这儿购买。一连好几个月我的营业额大大超出了他们给我规定的数量他们整不倒我,又拋出新招,我的结果究竟如何?请大家再看续集

 

 

                                                                    2017310日朱仁江武汉(修改)

 

                                                                                   

  评论这张
 
阅读(11)|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